1. 首页
  2. 年代文

呜呜两根一起会坏的-抱紧我小说

直到县太爷带人到杨小桃家时,余氏也只说了,她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别说长什么样了,就连名字都一无所知。

县太爷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小溪村,很快就惊动了村子里不少人,除了村长以外,包括跟着来热闹的村民们,自然还有匆匆赶来的周有田一家人。

县太爷命人,要带走余氏时,周有田一家,便闯进了杨小桃家的院子。

周有田一家,并不知道余氏犯了什么事,但是心系余氏这几日的变化,再看余氏一脸颓废,此时还被两个差爷押着。

周有田紧张的问道“大人,我媳妇到底犯了啥事啊?”

县太爷看了一眼余氏,厉声道“此人,居然想要毒害人命,简直胆大包天。”

周有田一听这话,直接跪倒在地,哀求道“大人会不会搞错了,俺媳妇咋会害人呢?”

余氏没想到,这个时候,周有田会出来帮她说话,顿时心中不是个滋味,一直以来,她对周有田都极为嫌弃,嫁给他做填房,更是觉得自己是下嫁了。

这时周有田的娘,周大娘也跪倒在县太爷面前道“是啊,大人,俺这媳妇虽然以前脾气不好,可是现在都改了啊。”

紧跟着周有田的爹,周老爹也跪着道“大人,俺们都是庄稼人,绝对不敢毒害人命的啊。”

余氏见着她男人,和公公婆婆跪着给她求请,心如死灰的脸上,突然涨的通红,直到这一刻,她才有些后悔,后悔她以前的所作所为,后悔她原本有个那么好的家,她却不懂得珍惜,悔恨之中,她又想到她娘,她娘死了,是杨小桃害死的。

想到这,余氏撕心裂肺的喊道“杨小桃,你害死我娘,你也是杀人凶手。”

站在不远处的杨小桃,却冷声道“余氏,你为何到现在,还如此执迷不悟,你娘的死,不过是她罪有应得。”

这一句话,摧毁了余氏心中的最后一点执着,她娘是罪有应得,其实她一直都知道,余氏痛苦的垂下头,没有人看得清楚她此时的表情,但是那一滴滴落在地上的泪水,已经证明了一切。

县太爷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周有田一家三口,对着一个手下,挥了挥手。

很快那个手下,就拿着一块油纸包的东西,走了过来,在县太爷的示意下,那手下很快就打开了油纸包,放在了三人面前。

三人疑惑的看了一眼,那里面的糖糕,不止他们在看,就包括跟来看热闹的村民,也都一脸疑惑的领着那块糖糕。

周有田不解道“这糖糕,是我媳妇昨日,去镇子上买的?”

县太爷示意手下,把糖糕重新包好,才道“没错,这块糖糕正是余氏所买,并且在上面撒上了剧毒,只要人吃上那么一口,就会当场毙命。”

杨小桃派人去请县太爷时,就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不过没提那神秘人,杨小桃潜意识认为,神秘人绝对是认识的,所以等抓到人后,在做决定。

围观的村民,一听县太爷说糖糕里有毒,顿时一阵唏嘘,村民们开始交头接耳,小声的议论起来。

大多数都是不敢置信,毕竟像他们这样的庄稼人,如何敢做这样的事情,简直太可怕了。

村长更是一脸严肃,村子里出了这样的歹人,那可是很影响村子风气的,对着县太爷拱手道“大人,如何就知道,这糖糕是余氏所有。”毕竟糖糕这种东西,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县太爷认为村长在怀疑他的判断,立马怒声道“这块糖糕,可是她儿子,亲手给杨老板女儿的。”

“我的老天爷啊!”不知道谁突然叫了一声。

大家纷纷望去,就看见围观的村民中,一个婶子又喊道“这余氏,真是丧尽天良啊,一个孩子怎么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啊。”

很快被这婶子的话感染,大伙们都对着余氏纷纷指指点点起来,不时还有大嗓门的说“毒妇啊!”

余氏被众人这么指责,再厚的脸皮,也无法抬起头来。

而跪着的周有田一家人,更是颓废的瘫坐在地。

只见周大娘红着眼睛,低声道“我们老周家,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而周老爹更是不住的叹着气,包括周有田都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那垂着头的余氏。

看了一眼大伙们的反应,县太爷就示意手下,押着余氏,走出了杨小桃家的院子。

有不少人,都尾随着县太爷,往村头走去。

在村长的劝慰下,周有田一家,也无奈的离开了杨小桃家。

临走时,周老爹一直摇着头,叹着气,周大娘更是哭成了泪人。

周有田木楞的跟在后面,好似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一般。

杨小桃和宇文修,一直等到天黑,就在快等不下去时,白夜和影一前一后进了屋,中间跟着一个穿着黑袍的人,从较小的体型,可以看出是个女子。

杨小桃看了一眼白夜的脸色,有一丝奇怪,毕竟这个人,不是被五花大绑来的,看那样子,倒像是来做客的一般。

宇文修皱眉的看了一眼来人,然后看向白夜,白夜刚要说话。

那黑衣人,一屁股坐在了一张凳子上,好似并不害怕。

杨小桃看着那人露出的一双眼睛,不仅有些眼熟,以前她一直以为是李喜儿,不过现在看来,这人哪里是什么李喜儿,分明就是穆雪染。

杨小桃微眯双眸,看着黑衣人自在的给自己到了一杯水,然后轻轻的,掀开头上的黑帽,又扯掉脸上的面纱,顿时一张漂亮的小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宇文修从齿缝中挤出三个字“穆雪染。”

穆雪染却不害怕,而是轻轻的端起,刚才倒好的水,优雅的呡了一口,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道“修哥哥。”

杨小桃握紧的小拳头,又是紧了些。

宇文修大步上前,一把揪起穆雪染,大手捏住她细长的脖子道“你居然敢这么做?”

穆雪染有些喘不过气,小脸也微微红起,却勾唇笑道“修哥哥,都是雪染做的,你杀了我呀?”不过那眼中的狡黠之色,并没逃过杨小桃的双眼,这个女人是笃定宇文修,不会杀她,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想到此,杨小桃紧咬贝齿,如果宇文修做不到,那她自己来,这个女人差点害了她的乐儿,她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而捏着穆雪染脖子的宇文修,看着那张肆无忌惮的脸,邪魅道“不错,我是不会杀你,不过我有一万种,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

笃定宇文修不会杀自己的穆雪染,顿时小脸一愣,本来今日她被影拦住,就知道暴露了,本想脱身,就看见赶来的白夜,不得不亮出身份,白夜和影一见,是穆雪染小姐,也不敢上前阻拦。

穆雪染心中一喜,就想一走了之,可是白夜却突然跳出来,挡住她的去路,不得已她只能跟他们周旋,可是耗了很长时间,白夜就是一副要带她回去复命的架势,无奈之下,只能咬牙答应了。

就算穆雪染不答应,一直耗在这里,宇文修必然会找来,反正已经暴露,宇文修早晚都会知道是她。

想着宇文修看着她爹的面子上,就算知道是她做的,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几番比较下来,穆雪染也就无所谓跟着白夜回来了。

听见宇文修的话,穆雪染有些害怕,奋力的挣扎,想挣脱宇文修捏着自己脖颈的手。

宇文修好似气坏了一般,手背上,硬生生的被穆雪染的指甲,划出了几道口子,也不自知。

见宇文修不似开玩笑,穆雪染慌了,原本得意的目光,也泛起了泪水,哀求道“修哥哥,雪染知道错了,你弄疼雪染了。”边说,还不住的咳嗽,那模样,好不可怜。

杨小桃看着宇文修那手背上的血痕,有些不忍,上前一手捂住了宇文修的手,在杨小桃安抚的目光下,宇文修才缓缓的松开捏着穆雪染脖子的大手。

穆雪染一得到自由,又是一阵咳嗽,在看向杨小桃时,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嫉妒之色。

宇文修平缓了暴怒的情绪,淡声道“送她去,狼穴。”

白夜一听这两个字,顿时一愣,但很快拱手说“是。”

见白夜上前,要拉自己,穆雪染立马后退几步,尖声疯狂的叫道“我不去,我不要去,修哥哥,你怎么能送雪染去狼穴呢?”

宇文修看都没看穆雪染一眼,只是对着白夜道“动手。”

白夜不顾穆雪染的躲闪,就要抓出她时,穆雪染突然掏出一个明晃晃的匕首,然后抵着自己的脖子叫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死在你们面前。”

白夜身子一顿,看向宇文修,等待宇文修下命令。

宇文修抬眼看了穆雪染一眼,那眸子里没有一丝感情,就那么冷冷的看着穆雪染,直到穆雪染被看的有些发毛。

就在这时,白夜一个闪手,很快夺过了穆雪染手中的匕首,然后迅速的制住了她。

穆雪染尖声叫道“白夜,你是杀手阁的人,你忘记我爹爹是曾经的杀手阁阁主吗?你敢这么对我?”

白夜并未回答穆雪染的话,而是押着她,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穆雪染一想到狼穴,不甘心的叫着“修哥哥,你忘记你当初,答应过我爹爹的话了吗?你送雪染去狼穴,爹爹他做鬼也不会原谅你的。”此时的穆雪染已经泪流满面,嘶喊的嗓子也哑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nd/2020/c9njUI2fMjI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