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三十七种漂亮发型编法-我要的生活 青青全文

无欢是一日悄悄出来与喜鹊碰面时无意间撞见的落秋,当时她还愣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自己并没认错人。而更巧的是,落秋竟然告诉她,当今裴相是他的恩客,这更是让无欢生出了老天都在帮她的错觉。

对于落秋,无欢只单纯的将他当做朋友,表兄来看待,从来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低看了他,更没有因此而疏远他,这一点,倒是让落秋格外欣慰。

有时候二人聊天,发现很多观点竟能不谋而合,一来二往,两人倒是有了几分惺惺相惜的知音之感。

后来无欢将自己的目的大方的告诉了落秋,后者震惊之余,竟也答应帮她。

毕竟落秋现在是无欢这边唯一一个能近那裴肃之身的人,有了他的帮助,很多事情自然事半功倍。

“好歹是新年,没有压岁钱吗?”无欢放下手中的茶杯,笑得一脸讨好。

“就知道你会要。”落秋笑道,从怀里摸出一个红包递给她,无欢欢天喜地的接过,也不看里面有什么,揣进怀里收好。

两人闲话了一会家常,不想却听外面传来那小童的声音:“公子,不好了,刚刚前院的人来说相爷来了。”

裴肃?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无欢和落秋都是心头一惊。

“那我走了。”无欢便要起身往外面走,但却被落秋拉住,“你现在出去必定撞上他,快,先躲一躲。”说着,便把无欢往衣柜里塞,甚至还不忘将她的斗篷也塞了进去。

衣柜里漆黑一片,只是透过那道缝能看得到外面的。

无欢刚藏好,裴肃就进来了。

“相爷怎么来了?”落秋迎上去替他脱下外面的狐裘。

“怎么,不欢迎?”听裴肃的语气,倒像是心情不好的样子。

“怎么会,只是这大过年的,您没在家阖家团聚倒是跑到落秋这里来,有点意外罢了。”落秋笑道,“相爷喝酒了?”

“嗯”裴肃靠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

“童儿,去端一碗醒酒汤来。”落秋吩咐道,那小童还没来得及应,便听裴肃开口,“不用,去,拿点酒过来。”

那小童有些踟蹰,看了看落秋,见他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相爷有心事?”落秋站在他身后,替他揉着太阳穴,后者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沉声道,“不过是些琐事,不值一提。”

裴肃老奸巨猾,向来不会随意提及自己的事,落秋也懂得察言观色,从来不多嘴问什么,就是这样的乖巧懂事,才让裴肃时不时的往他这里跑。

酒端上来,落秋刚替他将杯中斟满,裴肃便拿起来一口喝了个干净。

见他似乎是故意要买醉,落秋也不多说什么,便一杯杯给他倒酒,裴肃也一杯接一杯的喝,两人就这么各自沉默,一个倒酒一个喝,落秋既不劝,也不拦着。

“哼。”突然裴肃将手中的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脸上满是阴郁和愤恨,大喝一声,“废物!”

落秋见状,慌忙跪地告饶:“相爷息怒。”

裴肃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目光便挪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咬牙切齿的道:“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我要她来何用!”

孩子?落秋心下疑惑,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你说”裴肃一把揪起落秋的衣领,问道,“你若是宋怀庭那老匹夫,接下来当如何?”

“相爷,您喝醉了。”

裴肃没理他,将他一把甩开,冷笑:“宋怀庭果然教出来的好女儿,这心思城府竟然如此深,以前倒是小瞧了她。这个老匹夫,想要借张章泽林的事来搬倒夫?做梦,他以为凭着几份口供便能如愿以偿?他以为贵妃没了孩子老夫就不能自保?想得美。当年顾羡之那般威风,最后还不是被老夫给扳下来了,就凭他,也想和老夫斗?真是痴人说梦。”

裴肃此人向来不会在落秋面前提这么多,此时或许真的是喝醉了,才会说到朝堂之事。他的话,落秋听在了心里,于是不动声色的开口道:“这宋太傅有皇后撑着,落秋听说朝中大臣大多是他的门生呢,若是他有心针对,相爷还是要早作打算才好。”

“这是自然,宋怀庭一定做梦都想不到,他早已有把柄落在了老夫的手中,想跟老夫斗,还差了些。”

“那当然,相爷智计无双,那宋太傅不过一介文人,所谓百无一用是书生,宋太傅哪儿能是您的对手。”落秋直起身子慢慢的替裴肃捏着腿。

“你可别小瞧了那老匹夫,论阴狠,老夫都自愧不如。世人皆道戍北将军是为顾羡之所害,可有几人知道,那满门的血可都是为他宋怀庭而流的,枉那顾羡之聪明一世,竟是被不值一提的宋怀庭当了枪使,呵。”

“哦?相爷的意思是,那戍北将军的死,其实是……”

裴肃许是真的醉得不轻,听到落秋这么问也不生气,反倒是越说越多:“莫说戍北将军府,便是顾羡之的死,宋怀庭也是居功至伟呢。若非他用计将顾羡之擒住,哪儿能有那所谓的乖乖伏诛?”

落秋闻言脸色一变,竟是下意识的便朝那衣柜望去,裴肃此话太过骇人听闻,世人皆道顾羡之是奸臣死有余辜,可谁能料到他的死竟还另有波折?

“可是,落秋却是听人说,顾羡之是罪有应得。”落秋小心翼翼的开口。

“罪有应得?”裴肃笑着勾起落秋的下巴,“秋儿真会说笑,瞧瞧,这么好看的一张脸,若是只有我觉得你好看,但是其他人都说你丑若无颜,那么秋儿说,你是美呢?还是丑呢?”

裴肃这话看似不着边际,可是话里有话,落秋却是听得清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如此想来,当年顾羡之被朝臣弹劾,列出的十八项罪状,想来因公徇私的成分居多。

而这背后,到底裹挟了多少私怨?

落秋心中有些忐忑,生怕衣柜里的无欢会忍不住冲出来,若真的如此,那可就麻烦大了。不过他当然知道无欢的目的,于是敛了心神笑道:“落秋的美丑自然不是自己说了算,只要相爷觉得我好看,那便是好看的。”

“秋儿当真是朵解语花。”裴肃笑着在落秋脸颊上亲了一下。

“话说相爷,落秋不懂朝政,有些好奇那顾羡之究竟做了什么,竟会惹得众怒?”落秋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提及顾羡之,裴肃脸色便不大好,冷笑道:“呵,那个人啊,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目中无人。且城府极深,朝中十有八九的大臣都有把柄落在他手里,你说,他该不该死?”裴肃笑得阴狠,鹰隼般的眸子闪着嗜血的狠厉。

落秋笑而不语,却是不再多问,他这些年之所以能与裴相亲近,不是因为他以色侍人的本事有多高,而是他知进退,懂得适时闭嘴。

裴肃又喝了一阵酒,抓着落秋将他粗暴的按在身下狠狠的要了他,待到偃旗息鼓,这才心满意足的扔下一摞银票,踉踉跄跄的离开。

裴肃走后,落秋不紧不慢的将裤子穿好,把窗户全都打开,让屋内的腥味散去。

无欢面红耳赤的从衣柜中出来,有些不大敢直视落秋,方才外面那般激烈,哪怕无欢闭上眼捂着耳朵都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无欢活了快二十年,还是头一回听这男男活春宫,即便面皮再厚,也还是忍不住脸红到了脖子根。

不过落秋倒是没有半点尴尬,慢条斯理的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开口:“方才的话,你可都听明白了?”

无欢当然不会蠢到以为他问的是落秋与裴相的情事,于是也敛了心神,点头:“我猜的果然没错,我爹的死,与这裴肃当真脱不了干系。”

“嗯”落秋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沉吟道,“不仅是裴肃,想来现在朝中一品以上的大员,或多或少都是出了力的。”

“这是自然。”无欢冷笑,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向来是被奉弱神袛的真理。更何况这染缸一样的朝堂,各个都是墙头草,没几个是干净的。

“方才裴肃说,表姨父手中有朝中重臣的把柄,这么多人,想来不会都是口头上的东西,定会成文,你可知晓?”落秋问道。

无欢皱眉,摇了摇头,她从小贪玩,向来不喜欢读书,即便去爹爹的书房也都是被逼无奈,那时候每每待在爹爹书房都会翻箱倒柜的找东西玩,也只有麒麟会乖乖的坐在旁边看书,可是书房里那么多书她又从来没翻过几本,又怎么会知道哪些是证据?

见她摇头,落秋轻叹一声,安抚道:“不着急,至少有点眉目了,倒不至于像以前一样毫无头绪,一步一步来。”

无欢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也跟着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回到医女所,便发现所有人都回来了,忙成一团。无欢当然知道是因为贵妃小产的事,不过跟自己也并没有什么关系,无欢也并不关心。不过还是暗自揣测了一下,这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不过思来想去,总觉得还是人祸居多吧。

夜里,无欢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心脏跳得很快,便是躺在床上都觉得怎么翻身怎么不舒服,难受的几乎要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