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年代文

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墨宝非宝肉多的小说

楚星泽看到安澜 看到自己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而且还能如此淡定,不禁心下对她更多了一抹欣赏。

不一会儿,一对匠人就快速过来了。

安澜仔细细对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那群叫人听到之后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

“王妃,你简直就是一个天才。”一个老年的匠人人忍不住的说道。

安澜谦虚地摆了摆手,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不是我有才,而是这方面的东西,以前根本就没有人研究过而已。要是有人研究的话,可能做的比我还好。”

那些匠人听到安澜这么说,心底下更是对她,有好感。

那些匠人蹲在一起研究了一会儿,然后立刻开始动手,不一会儿就改造好了一个轮椅。

安澜还饶有兴趣地坐上去试了一下,感觉居然非常良好,丝毫都不差于现代做的那些轮椅,真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多啊。

楚星泽看着安澜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轮椅上玩也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眼妆,似乎都带上了一丝,他都没有察觉的笑意。

小六看了一眼自己的主子,觉得主子实在有些反常。

“好了。”安澜从轮椅上轻巧的跳了下来,“你自己过来试试吧。”

安澜将轮椅推了过去,扶着楚星泽坐了上去。

楚星泽试着推动轮椅在十字路上又走了几圈,发现并没有一点颠簸。

“挺好用的感觉,比以前的话舒适性增加了不少。 ”楚星泽中恳的点了点头。

“这话倒是实话, 只是牛皮的话要经常换了,要是有橡胶的话就更好了。”安澜有些遗憾的拍了拍轮椅的轮子。

“橡胶那是什么东西?”楚星泽皱了皱星眉,眸子中闪过一丝疑惑,他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

“哦,没事儿,竟然帮你弄完了,那我就回去了哈。”安澜暗自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下次一定要注意了,可不能老是这样,要不然一定会让人起疑心的。

楚星泽暗暗观察着安澜,发现她的表情似乎有一些懊恼。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多留了。”楚星泽撇了一眼小六,小六立马明白了,主子这是要他去调查橡胶是什么东西啊。

安澜挥了挥手快速的离开了花园,直奔自己的小院子去。

“红蔷,东西你都给弄好了吗?”安澜气喘吁吁的跑回自己的小院子问道。

红蔷急忙在屋里应了一声:“主子弄好了,你今天就要用吗?”

“不然呢,你觉得我会啥时候用。”安澜笑了笑。

安澜是的,手中的琉璃瓶子,这大概就是后世的玻璃瓶子了吧,只不过这时候的色彩大多是彩色的。

“红蔷,这些琉璃瓶子里面有白色的吗?”安澜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的瓶子有些头疼。

“奴婢也不知道这些瓶子里面有没有白色的,不过别家夫人不都是喜欢彩色的吗?夫人,你怎么还喜欢白色的呢,白色的有什么好看的,你看这个放在阳光底下多好看。”红蔷端详着着手中的瓶子。

安澜有些无奈,抚自己的额头,女人果然是喜欢好看的东西啊,只不过使用的价值,还是那种朴实无华的好些。

“你用的东西要那么好看干嘛,而且又不是要她做装饰品,你要是想要的话就拿几个放到自己房间里面,不过可不要摆在我的架子上。”

红蔷顿时悄悄的红了脸。

“夫人,这些我更不要说王爷送给你的。”红蔷虽然一边说着话,但是一边干活还是很麻利的。

但是他翻了半箱都没有看到白色的,红蔷有些懊恼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

安澜一有一些放弃了,这半天翻出来的都是五颜六色一个白色的都没有,可能这些古代的人就是喜欢五颜六色的不喜欢白色的吧。

“夫人。”红蔷突然惊喜的开口。

虽然这一箱子都是彩色的,但是在另一个箱子的下班部分,居然全都是透明的白色的,而且都装在一个布袋子里面。

“夫人,居然真的有这种白色的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不过真的没有那些彩色的好看。”红蔷一边说着,一边查看着手中的白色瓶子,不知道自家夫人为什么喜欢这种呢?

安澜看着眼前大大小小的彩色玻璃瓶子,听到红蔷这么说只觉得欣喜若狂。

这种的,白色的,比那些彩色的形状要好的多,颜色也要剔透的多,表面都要光滑。

“那你仔细观察一下,这些瓶子的匀称和那些彩色的比怎么样?”安澜提醒道。

红蔷才注意到手中的白色瓶子确实要比那些彩色的要好看的多。

“这种瓶子烧制的过程中添加的东西要少。而且杂质要少得多,自然要比那些彩色的看起来光滑和剔透。而且像我们用这个弄药的话,当然是要透明的才能看到药的颜色。”安澜解释道。

红蔷连忙点头,那是以后她决定喜欢这种透明的,不喜欢彩色的了。

“好了,我们别在这里看瓶子了,光看瓶子也没有用,你现在帮我去准备几个中间镂空的小铁架子。”安澜将瓶子摆好。

随手拿起毛笔在纸上画了几个图案,王府工匠的能力这两天他也是看见实在是能力很强,想必这几个这么简单的东西很快就能做出来了吧。

红蔷有些无语的看了看手中的图稿:“夫人,你觉得这东西做出来能用吗?”

“当然是可以用的,不然你以为我让你们做出来干嘛?”安澜白了红蔷一眼。

“可是,夫人你这画的是什么东西?”红蔷怎么看都看不明白。

安澜轻轻的推了她一把:“让你去你就去,问题太多了,我身边可不需要话多的人。”

“那好吧……”红蔷挠了挠头,快速走掉了。

安澜二话不说地坐回了椅子上:“看来有人跑腿的感觉还不错。”

安澜悠哉悠哉的躺在椅子上,轻轻的喝了口茶,闲适的感受着吹到自己脸上的风。…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nd/2020/c9lklkoyMkk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