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他顶着她每走一步就重重_好大的奶,好爽

青鸾山上现下虽然是弟子众多,香火旺盛,但是娲皇殿中却一直都是很清净的,因为在沐水尘劫眼中,这座娲皇殿始终是只有尘鸢猜有资格待在里面的,至于其他弟子,没有他的口谕,怕是谁也不敢轻易踏进一步。

自从趁着千劫雪松无人看守时自雪松枝头将尘鸢给劫持回来青鸾山上,沐水尘劫就倏然发现尘鸢的元神中不知为何竟然被抽走一魂,虽然失却一魂对尘鸢这样修为之人其实在短时间内并无什么大碍,但是因为饱受十个月天地灵气日月精华滋养才自千劫雪松枝头瓜熟蒂落之后,尘鸢他定然是会失去前生一切记忆的,只是若非现下他的元神中失却一魂,沐水尘劫以为自己是决计可以施法替他恢复起来之前一切记忆的。

但是现在,除却在心中非常犹疑尘鸢元神中失却的那一魂究竟在谁手中之外,沐水尘劫眼下心中最为烦躁的一件事情,就是腾蛇师兄近日来总是会隔三差五的来青鸾山上看望尘鸢。

自然,在听说尘鸢自清醒之后记忆就一直没有恢复迹象,腾蛇将军是定然会忍不住亲身来到娲皇殿中看他的,虽然他也知道再将尘鸢给送回来娲皇殿中不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但是相比起来现在正在妖皇山上经日里算计着该如何雄心勃勃的一统妖界的逝水晴天和淑妃娘娘,显然还是尘劫这个当师父的更适合照料尘鸢一些。

但是没想到,娲皇殿外的一块丈余青石台子上却正明晃晃架着一副斩妖用的刀斧,腾蛇以为这个沐水尘劫简直就是胡闹,立时冲进娲皇殿来将他给狠狠训斥了一顿。

但是沐水尘劫却在殿中玉座上一脸冷冷清清的看在腾蛇师兄那副道貌岸然的清俊容颜鼻尖上面,“怎么,连斩妖台都要拆了,你这是发了失心疯了还是准备去灵鹫山上当和尚去了,”他问。

“你,斩妖台可以不拆,现下又不用去山下和妖精打架,斩妖台上的刀斧总可以先收起来几日,”

“哦,只有几日,看来你是笃定尘鸢这几日里就能彻底恢复之前记忆,”

“哼,之前他在妖皇山上却是曾经狠狠耍弄过你,但是本座总以为,那却也有一半是你自己自找,”

“几千年了,却也难怪,本座竟然一直没找到要将他给送上斩妖台去的充足罪名和理由,”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只要肯稍稍动些心思,不管别人再如何小心,你都能见缝插针的给人家按上任何罪名,”

“那又怎样,我就是喜欢这样没事找事的给别人按上任何我喜欢的罪名,你让那些觉得自己很无辜的人来打我啊,”

“当初云若的事情,你心中当真没有一丝愧疚?”腾蛇嗔怒。

“哦,你不说我都快要忘记了,那条小灰蛇,她本来是白晞的婢女,却在你和白晞成亲之前被你醉酒之后非礼,但是你事后却又没给她任何名分,她气忿之下去参加了凌霄殿中的采女征选,却因为已非处子之身被天帝判了欺君之罪,罚下界去世世为奴,说起来,都是你害她至此,”

“哼,那日本座和云若同时酒醉,背后还不知道是谁在暗中做手,”

“那又怎样,被你醉酒非礼之后,她就再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了,就算不是她自愿的,是被你强行非礼,但是也一样改变不了她冒充处子之身去凌霄殿中欺骗天帝的罪名,一条小灰蛇失去贞洁不是她的错,但是冒充处子去凌霄殿中选妃,骗取本该是处子之身才有资格去争取的后宫妃嫔位份,那就是她的错了,这个错只和她冒充处子之身有关,和她到底是自愿还是被你给强行非礼,可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你才这样有恃无恐的在青鸾山上逍遥至今,因为云若私自从白晞身边叛逃,去参加凌霄殿中的采女征选,本座当日并未认真追查过此事幕后隐情,在她因为冒充处子之身被天帝罚下界去之后,此事在灵娲宫中渐渐不再被人提起,虽然几千年过去,但是可千万不要被本座抓到你就是当年私下里以此来陷害本座,想要让本座和白晞亲事因此告吹的罪魁祸首,”腾蛇气忿。

“无妨,本座这几千年来在你眼中罪名何止千条万条,难道还当真愿意差上这一桩不成?”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