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乱 色 小说-500短篇超污TXT

“凌公子?你来了……”楚碧柔走到前厅一看,原来是凌睿正坐在一旁大汗淋漓地喘着粗气。当看到楚碧柔出来后,凌睿赶紧上前询问楚碧柔在她回到成都后的这几天有没有关于孟衍的消息,而楚碧柔回答道她曾经去拜访过刘记当铺,只是那里大门紧锁,据周边商铺的人说那里已经有许久未曾开门营业了,因此她暂时也还没寻到任何有用的有关孟衍的消息。

凌睿有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他随后说道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希望能与楚碧柔单独详谈,于是楚碧柔带着凌睿走到了药堂后院一间空置的客房内。待神色焦虑地大口喝完一盅茶水后,凌睿有些紧张地对楚碧柔说道他在进城时曾在城门附近的一家小茶馆吃了点东西,偶然间听到坐在他身旁的一桌人里有个人提到他发现前几天新进宫的那群小宦官里竟有一个长得很像孟衍的人,并且听那人说话的口吻还显得十分肯定。

“小宦官?”楚碧柔思索了一下后突然间想起来当她进城的那一天从他身边擦身而过的一个与看得清楚相貌的其他人不同,始终低着头看不见面容的小宦官,她当时甚至还有些留意到了这个人,“难道说,那个人便是他……”

“什么?楚姑娘莫非想起了什么线索?”凌睿听到楚碧柔的喃喃自语后有些急切地问道。

“实不相瞒,我前几天进城时遇到了这队进宫的宦官们,当时只是很粗略地看过几眼那些人的样子,但我看到的人中并没有孟公子。”楚碧柔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地对凌睿说道,“只是,那支队伍的最后有个将头深埋的男子我并未看清他的容貌,现在想来,他的身形确与孟公子有几分相似。”

“嗯,说这是巧合也未免有些太过凑巧了。”凌睿想了一下后决定还是先去靳王府打探打探情况,他认为如果靳王的案子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孟衍也应该会继承爵位留在靳王府中。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楚碧柔打开房门后看到高彻正笔挺地站于门前。

“楚姑娘,实在抱歉,在下方才在找茅厕时无意间听到了二位的一些谈话。在下只是出于好心想告诉二位不必去靳王府找孟衍了,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杀人嫌犯正被玄武卫的人所秘密追捕呢!”高彻向凌睿自我介绍后带着些许调侃的语气对二人轻言说道。

眼见二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写在各自的脸上,高彻随后慢步走到在凌睿旁边坐下后向二人阐述道半个月前在靳王府内负责守卫工作的三十余名玄武卫下属士兵一夜之间全部被杀,孟衍也不知所踪,而现场经过多番勘察也没能找到行凶之人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于是顺理成章的在事发现场消失不见的孟衍便成为了最大嫌疑人。皇帝听闻后勃然大怒,但为了在这个多事之秋尽力保住玄武卫的颜面,他责令玄武卫抓捕孟衍的行动应秘密进行。然而时至今日,玄武卫内部关于孟衍的下落仍然是一筹莫展。

“如此说来,那名楚姑娘注意到的小太监或许真有可能是孟兄本人。”凌睿对于现在自己头脑里所得到的答案感觉有些又喜又恼,“但倘若真是如此,要想潜进戒备森严的皇宫救出孟兄可真是有些难如登天啊!”

“这凌兄不必烦恼,据在下所知能潜进皇宫的办法就有好几种,只看你们两位愿不愿意相信在下了。”高彻有些腹黑地笑着对凌睿与楚碧柔说道,同时他在心中也快速地谋划着整个可能实施的策略的过程。

第二天一大早,在城内的一处较为热闹的酒馆二楼,乔装打扮了一番的高彻摆好了一桌酒席,等来的是他一位叫沈奇的童年玩伴,而这个人现在是一位皇宫的宫门守卫。

“老高,有话就直说吧,你这玄武卫副统领无缘无故地屈尊请我一个守门的吃饭,要只是找我叙旧恐怕你自己都不会信吧?哈哈!”沈奇喝了两杯酒后半开玩笑地笑着朝高彻问道。

“呵,你小子还是这么机灵,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高彻无奈地笑了笑后刻意压低音量对沈奇说道,“我希望你今晚检查给皇宫运送泔水桶的马车时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高彻随后从怀里掏出一袋沉甸甸的银两扔给了沈奇。

沈奇显得有些犹豫,他虽然瞬间便能领悟到高彻的意思,但他担忧万一高彻送进来的人在皇宫内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他也会受到波及。于是不出意料的,他开始找各种理由想要搪塞过去以便在尽量不影响他与高彻关系的前提下拒绝这一差事。

“那这就没办法了,要是明天我不能见到我的这位朋友平安从皇宫里回来……”高彻语气逐渐变得轻佻冷淡起来,然后开始玩弄自己的手指甲,“那你不仅拿不到这里能顶上你两年俸禄的报酬,恐怕你和那名叫甜儿的宫女私定终身的故事就会被城内说书的分解成十多段日夜不间断地重复宣讲呢,这你也无所谓吗?”

看着高彻一脸得意而无所畏惧的表情,沈奇一下子愣住了,他又不敢冲地位更高的高彻发火,尴尬地思虑了一会儿后还是服软了:“行,你够狠,我服了,谁让你是我们这堆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里混得最好的,果然不错!”

高彻看着沈奇一脸无奈的表情被逗得哈哈大笑,但随后他还是一脸严肃地向沈奇承诺道如果发生什么严重的后果他绝对会独自替沈奇承担,接着作揖对沈奇表示由衷的感谢。

“哎,我怎么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呢?以前从没见你老高对别人这么上心过,莫非……你小子也有桃花运了?”待二人吃喝得差不多了之后,沈奇似乎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一脸坏笑地向高彻问道,而高彻则假装生气地将自己面前装着银两的钱袋再次丢给沈奇并告诉他这钱爱要不要,别的事他就无需多问了。沈奇随后一脸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表情嘲讽地笑着向高彻告别,并最后以开玩笑的语气告诉高彻为了他的终身大事自己一定会尽力而为的。目送着自己这位小时候关系最好的兄弟满心欢喜地离开,高彻脸上露出了似是害羞又似是满足的笑容。

与此同时,与此欢快的兄弟相聚的场景形成对比,在黑压压的城墙死死包围住的皇城一角,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硬朗身影正在御膳房的内院内劈砍着一块又一块略显潮湿的木头。蓬乱的头发遮挡住了他仍显俊朗的半边面容,曾经手握长刃的双手如今已被粗糙的斧柄磨出了越来越多的水泡,全身破烂的衣服都无法完全覆盖住他身上被鞭打后留下的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都给咱家好好干活,谁要是想逃跑或者反抗,那个劈柴的臭奴才就是你们的榜样。”一位手中拿着鞭子一身富态的老太监得意洋洋地指着孟衍对其他干活的小宦官们吼道。原来孟衍曾经因为忍受不住羞辱想要反抗,结果因不知何故而导致的内力全失而不是众人的对手惨遭毒打,并被脱掉裤子后捆绑在御膳房门口让其他宫女太监足足羞辱了三天。

孟衍听到老太监的话后又因为想起被羞辱毒打的事一时愣神,结果老太监再次一鞭抽在了孟衍的身上,其他干活的小宦官们也顿时被吓了一跳。

“小兔崽子,给咱家使劲劈,劈完把这二十个水缸都灌满,要是中午之前让咱家看到有一个水缸没有满,你小子也别想吃饭了。”老太监恶狠狠地对孟衍说完后扬长而去,只剩下院中默默地拿起斧头继续劈柴的落寞的身影。

到了午时,孟衍默默地拿起一个有多处缺口的破碗准备前往食堂盛饭,而由于刚进宫时他被告知新来的太监只能等所有人吃完后才能盛饭,因此待他走到饭桌面前,桌上往往只剩下被别人吃剩的残羹冷炙,饭桶里的剩饭也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让人难以下咽。然而由于令人两眼昏花的饥饿感的驱使,孟衍还是一个人在食堂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喂,小奴才,看你吃得这么津津有味,我这里还有些剩菜一并赏给你了,哈哈!”四个经常在御膳房中欺负孟衍的小太监不知从什么地方再次窜了出来,其中一个拿着一盘自己带回去吃剩的饭菜不由分说地就将其扣在了孟衍的碗中并得意地对孟衍嘲笑道。

“小奴才,耳朵聋啦,大哥好心叫你吃饭呢,你快吃呀!”看到孟衍还是面无表情的反应,另一个人从身后按着孟衍的头便使劲将其朝碗里按,然后另外三个人看着孟衍的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孟衍一下子怒火中烧猛地站起身来狠狠一头将用手按着他的小太监砸倒在地,但就在他试图反击时其他三个人不知从哪里找来木棍就狠狠地朝孟衍挥去。由于内力尽失武功尽废,孟衍在三人的棍棒面前因寡不敌众只能抱头躲闪,紧接着再次倒在了地上被四个人拳打脚踢。

“还敢跟我们动手,今天非要让你把这些馊饭吃下去!”一个人骂骂咧咧地说着并将孟衍饭碗里的饭菜全都扔到地上,另外两个人用脚按住他的头强迫他去吃掉地上的饭菜,食堂内回荡着几个人如恶魔般可怕的笑声。

“你们,够了!”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厉声叱喝,原来是御膳房中的另一位相对而言心地较好的老太监及时出现并制止了四个人恶毒的行径。在四人悻悻地离去后,老太监看了一眼可怜地趴在地上大口喘气的孟衍,一时心软让孟衍跟随着他走,随后老太监在自己的住处让厨房准备了新的饭菜留给孟衍吃。面对着这名老太监较为和蔼的笑容,孟衍眉头舒缓着看了一眼他后依然还是沉默不语,低下头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咀嚼着眼前许久未尝过的热腾腾的饭菜。

就在此时,乔装一番后的凌睿独自驾驶着一辆拉着清洁后的泔水桶的马车来到了沈奇所把守的皇城侧门。虽然还是不可避免地收到了另一位守门侍卫的查问,但在沈奇的掩护下他还是平安通过了城门。由于高彻曾转告凌睿沈奇之前在与其他人的闲聊中了解到一个看起来比其他人高出一头的新太监被派去了御膳房,因此凌睿或许只需在进宫后想办法找到通往御膳房方向的道路就行。

在幸运地问过一名小宫女知道御膳房的位置之后,凌睿驾车穿行于阴森肃穆令人不寒而栗的蜀国皇宫之中,而他驾车经过的地方,包含了当年夏侯旭集结禁军抓捕靳王一家的广场。或许对于悲惨的靳王家族来说,上天“赐予”的不公才刚刚在这位年轻的继承者身上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