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无存在感为所欲为全彩-老婆大人你好拽

话说韩诚意曾经欠了沈千文五十个铜板,为此还写了满满一页纸的借条。

不久,可怜的千文急用,又分身乏术,所以让默子去帮她收债,还承诺之后分他十二枚。默子一口允诺,堵住韩诚意后拿出借条,得意地笑:“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欠千文姐五十个铜板!难道你想赖帐?!”韩诚意装哭,表明自己确实没有那么多钱。

默子这次学乖了,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出言威胁道:“哼哼……别怪我没提醒你!明天再交不出铜板,你刚刚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手稿,就像它一样!”

说完,他就掏出火折子把借条烧了……

韩诚意:“……”

所以,默子有了把柄在千文手上,从此对她毕恭毕敬……

###

晚上,千文将她收集到的关于小司马的资料给小妖看,说要给大家进行系统的指导,做到全方位的侦查,提高警惕性,省得不小心得罪了大人物,在剩下的日子里吃饱了兜着走!

“特别是你!”千文敲了小妖一记,然后重点警示:“别没事儿喜欢瞎嘟囔,惹祸上身!”

“遵命!”小妖行了一个很不标准的军礼,所以卖相很滑稽。但是当她拿过千文调查写满的纸张一看,却傻眼了。

小司马大人,宗濂姓氏,年龄不详,籍贯不详。爱好,据说是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这个,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一直表示很诡异。能力,同辈无人能出其右。长相(这个千文调查得最为详尽):面如冠玉,风度翩翩;风流倜傥,刀砍斧削;明目朗星,清新俊逸;品貌非凡,风采俱佳……兼之他据说拥有传说中的高贵身份,连知府大人都对他毕恭毕敬,所以他一来到年州,就成为闺中小姐必须爱慕的“五大单身贵族佳公子”之一。

“你这资料等于没有!”小妖鄙视千文,该调查的一个没有查到,就去了解花边绯闻去了!

“谁说没用?这至少能说明他很风流啊!”千文撇撇嘴,反击:“要是真这样,看他对你很感兴趣的样子,将你扔出去喂狼,我们不就安全了?”

诚意赞同的点头同意。默子好心地在一边帮腔:“喂狼???哦~不能这样,师姐这么瘦小,狼吃不饱的!再说,我们这样做,也会被裴公子宰了丢出去喂狼的!”

“有道理~”千文认真地点头,很严肃很严肃地思考这里边的利害得失。

“喂——”小妖咆哮:“你们有点良心好不好了,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千文叹一口气,接着说出她打听到的消息:“对小司马大人而言,我们不过是他散心的调味品,所以他想怎么整死我们都可以!”

韩诚意问:“为何?”

千文煞有其事:“听说他最近刚刚升官,但是却有很多不满的声音出现,所以大司马大人让他出来散散心。可是我个人觉得是要他出来避避风头,等木已成舟再回去也不迟!”

“有道理~”众人点头,这让千文很有面子,她继续得瑟:“你们想想,他这相当于是停职的散心,能‘散得开心’么?所以我们肯定是他的开胃菜,等着玩死我们有趣儿呢!你们再想想,听道上的人说……”小妖睨了千文一眼,心道,你哪儿来的道上?千文没理她,继续:“小司马是出了名的恶人,冷面毒嘴那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在他手下的冤魂巨多,他整人的花样那更是缤纷多姿!”

众人一听这话,均是汗潺潺,越发杯弓蛇影起来。小妖更是觉得千文实在是有成为出色的“采耳官”(古代类似记者之类的官员)的潜质,这些个内幕消息,她是怎么打听到的?

次日,就是众人训练意志力的开始,也是他们集中营生活的正式开始。地面像是着火了,反射出油一般在沸煎的火焰来。蒸腾,窒塞,酷烈,奇闷,简直要使人们颤抖而炸裂了。一大早他们四人就被小司马大人拖出去屠宰……不,说错了,是锻炼身心。

正式开始训练之前,照例领导大人都是要先讲两句的。所以很自然的,四人要站在训练场上烤太阳,烤的均匀冒油。而小司马大人则刚好可以站在树荫下,慢悠悠地讲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欲罢不能。由于他的语速实在是太慢,所以小妖听得汗流浃背,昏昏欲睡。

这段又臭又长的大人物讲话,令小妖眼皮不由得打起了架。所以她忍不住小鸡啄米地频频点头,打起了瞌睡来。

小司马很满意,觉得小妖听得很认真,很赞同他的观点一样。所以他终于爽快地说了一句:“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顿时,四人都给他了雷鸣般的掌声——发自肺腑的。

小司马的声音其实很低沉很性感,当他结束训导的时候,小妖抬眸,瞅见了他似笑非笑极为英俊的脸。俊到可以让山河失色,让日月无光。但是这个稍显熟悉的场景却让她心中战栗,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小司马大人冷冷地扫了他们四个:“在这军营里,具体那些注意事项不能犯我就不讲了,反正要是你们不小心犯了,自然会有人仔仔细细给你细心讲解的!”

一句话噎的下面四人半天还不了口。

“另外,你们自己选一个队长吧。”小司马大人转身又加了一句。

……

顿时寂静无声。

当然没人想揽下这活儿,队长就代表着负责,就代表着要跟着倒霉犯错的妖孽一起受罪,还是打杂跑腿最佳人选。小妖将身子缩了缩,祈求没人能看得见她。谁知道,那三个杀千刀的背叛者,竟然将食指一起同时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她。

小司马大人微笑着点点头,似乎觉得他们很上道。然后开始他轻松自在,剩下四个悲催惨痛的训练。他嫌弃四人的姿势很不够“英姿飒爽”,所以准备用五日时间来纠正他们的不良耸样儿。

烈日之下,脚不能踮,手不能摆,头不能偏,汗不能擦。才一个时辰过去,大家的的身体就又痛又麻,汗从背上淌出来,结成盐块,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更可恶的是,这个内心急剧变态的小司马还在一旁讲着不知所云的冷笑话,然后又严肃地指责忍不住笑出声的默子。严峻的训练之下,结果显然悲壮。第一个“出身未捷身先死”的就是千文,直接被晒晕躺尸。

小妖灵机一动,举手报告:“大人,我身为队长,有责任照顾队员身体!”

小司马点点头,觉得她说得对。正当她准备偷懒,将千文扶回房休息的时候,小司马突然抿着笑,淡淡道:“所以,你要好好照顾好剩下的两名队员!”说完这番话的他,手一挥,就有军医将千文扶下去降暑。他自个儿也打着查探病情的幌子,光明正大地喝着凉茶偷懒去了。

小妖饱受打击,潸然泪下,悲愤出声,仰天长叹。那个咬牙切齿,心里哀嚎声此起彼伏。

按道理来说,军营里是不允许女人进入。但是由于百年前那个为廉国做出杰出贡献女人的缘故,所以在廉国女子的地位空前提高很多,朝廷中甚是也有为数不多的几位女官,很多行业也都允许女子参与。加上娄山夫子特殊的地位,所以年州历届为夫子培训弟子的千夫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妖自从成为队长之后,本来以为这是一个管理别人指示他人干活儿的机会。可是现在她一想到那可恶的小司马大人就一肚子火,恨得牙痒痒。

难怪说长得俊的人都每一个好东西,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

小司马过惯了养尊处优的贵族富家少爷的日子,所以他很不习惯没有一个可人儿的贴身丫鬟伺候。所以,可怜的小妖自然悲剧了……

什么狗屁队长!她就是小司马的奴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还得鞍前马后以效愚忠!这日下午,他们三个又在草地上被小司马操练的死去活来,脏得像只过街的老鼠不说,还又累又渴。而那个姓宗濂的家伙却一身华丽衣锦,施施然靠在阴凉的槐树下纳凉,左手点心,右手白牡丹香茗。

真是要死人了!这个水深火热的对比,再加上他那优哉游哉的面部表情,顿时在小妖心中激起民愤。好不容易等到中途休息,小妖还没来得及躺下歇息一口,喘口气儿,就瞅见小司马优雅地朝她勾勾手指。但是小妖一肚子火,抬头望天,装无辜,没看见。

小司马嘴角微勾,露出似嗔非嗔的浅笑。双手交握放置在脑后,下颚微扬,拉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眼神似乎在暗示这什么极为危险的讯号。小妖一个激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屁颠颠地狗腿上去,真是鄙视自己的胆小奴性,她心中哼哼。

“今夜晚膳之后给我打十桶水到本少爷的营帐!”小司马不咸不淡地吩咐。

小妖眼咕噜一转,狗腿地猜。

(他是要沐浴?反正没有说是要温水还是冷水,哈哈哈哈,看我不凉死你!能患上风寒最好!)

小司马瞅着她自顾自裂开嘴阴险笑得扭曲的小脸,兴趣盎然地泼她凉水:“温馨提示一下你,要热的!”

小妖瞬间胯下小脸,只得点头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