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漂流瓶高手的文爱记录

“晴雪姐真的好温柔哦。”

“是啊,真人比照片还要漂亮,我要路转粉了。”

“江总亲自陪晴雪姐挑衣服,两个人的关系果然不一般呐……”

“你没看新闻么,有记者问晴雪姐是不是好事将近,晴雪姐当场就脸红了。”

“真的真的?”

在众人称赞崇拜的目光中,左晴雪脸上绽放出害羞又幸福的笑容。

制造话题,一向是她的拿手好戏。

上次在机场接受采访,为的不就是让人觉得,她和江煜城的关系更进一步了吗?

下一刻,江煜城淡漠的目光扫了过去,制作间内顿时鸦雀无声。

见状,左晴雪连忙开口:“煜城哥,我们走吧。”

江煜城微微颔首,率先走了出去。

左晴雪拎着包紧跟其后,路过左欣欣时,冲她挑衅一笑:“别忘了我的礼服,妹妹。”

左欣欣紧绷着脸,没有说话。

江煜城和左晴雪离开后,左欣欣刚回到位置,整个办公区的人投来异样的目光。

不用想也知道,她和左晴雪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了。

她刚坐下,杜海棠悄然凑了过来:“欣欣,你真的是晴雪姐的妹妹吗?”

杜海棠桌上贴着左晴雪的写真照,不难看出她也是左晴雪的粉丝。

但左欣欣并不想跟她讨论左晴雪,所以敷衍了几句。

“哎呀,海棠,你没看到她一副高傲的样子吗,人家可是名模左晴雪的妹妹……”

这时,有人拉了拉杜海棠,语气满是酸味。

杜海棠却不这么认为,但她也看出左欣欣这时候心情不好,就没有继续打扰。

的确,左欣欣现在心很乱。

左晴雪指名要她设计礼服,她都可以应对。

偏偏大庭广众下邀请她参加生日会,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清楚楚左晴雪想的是什么。

但是又没有办法,她只能答应。

想到这,左欣欣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波涛汹涌的心情。

真不知道江煜城那个家伙怎么会看上左晴雪,果然男人都是看脸的生物。

平复下心情后,左欣欣开始着手设计左晴雪的礼服。

毕竟一码归一码。

她是设计师,左晴雪是顾客,很正常的工作关系。

更何况她三言两语就扣了自己的奖金,总要讨回来。

有了钱做动力,左欣欣一口气设计了三件礼服,不断修修改改,直到自己看不出任何毛病。

介于左晴雪严苛的目光,确定图稿后,左欣欣又请教了一些颇有成就的同学和以前的老师。

然后又是一番修改,才交给许沁审核。

许沁也正在为这件事发愁,她看得出,左晴雪对这方面要求很严格,左欣欣很有潜力,但达到要求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这算是个不小的难题。

可是见左欣欣斗志满满,许沁也不由被她感染。

二人开始修改样稿,最后pass掉一张,留下两张设计稿,又是一番讨论,最终定为两张图稿。

接下来就是渲染。

左晴雪喜欢清纯风,但她并不合适,所以最后的两件礼服,左欣欣分别渲染成两个风格。

一件是左晴雪喜欢的风格,一件是符合左晴雪的风格。

这天,左欣欣完成图稿后交给许沁,许沁又审核了一遍,确认无误,才通知左晴雪的经纪人。

没多久,左晴雪就来了。

她一出现在办公区,就引起不小轰动,再加上她们的关系公之于众,更加引人注目。

左晴雪一身淡蓝色休闲服,虽然宽松,却也遮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乌黑长发披散在脑后,小部分头发扎成丸子头,文雅中透着一丝俏皮。

“欣欣!”

她一进来,目光就落在左欣欣身上,然后步伐轻快地走过来,熟络地拉起左欣欣的手。

“许总监说礼服设计好了,真的吗?”

左欣欣不着痕迹地抽出手,拿出一个文件夹,站起身来:“走吧。”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

“海棠,你看到没有,人家姐妹俩关系多好,你担心个什么?”

听了小姐妹的话,杜海棠抿抿嘴唇,没有说话。

一进会议室,左晴雪就径直坐了下来,眉宇间的欣喜淡了不少:“设计图呢?”

左欣欣将文件夹递过去。

左晴雪打开文件夹,眼中闪过一抹意外和惊艳。

眼前的,是一袭纯白色露肩长裙,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弧度,优雅地微蓬起来,裙角缀满钻石,星星点点的水钻恍如无数美丽的晨露。

她之所以让左欣欣设计礼服,是因为那些老设计师经验丰富,做出的样衣多多少少带着一些匠气。

但左欣欣不一样,她脑子里仿佛有无数灵感,就拿上次被驳回的稿子来说,虽然有不足之处,但却透着灵气,这是那些老设计师没有的。

而这套白色礼服,完全满足了她的所有要求。

想到这,左晴雪心中对第二套越发期待,但因为左欣欣在,她没有表露出来,直接翻到了第二页。

第二套是一条紫色鱼尾裙,层层叠叠的蕾丝,摇曳出妩媚的弧度,仿佛一朵盛开的紫罗兰,在黑色中绽放无声的诱惑。

一件纯情,仿佛城堡里的公主,一件妩媚,宛如勾魂摄魄的女王。

不得不说,这两件都很完美。

但她怎么可能就这样罢休。

左晴雪边看边开口:“对了,欣欣,景同也会出席我的生日会,他还不知道你回来,到时候见到你,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听到“贺景同”这三个字,左欣欣猛地抬起头。

出国后,她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男友贺景同。

可她又不敢跟他联系,更不敢让他知道,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事。

此时却告诉她,贺景同也会参加生日会。

左欣欣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心像是被针扎一样疼。

“当年,你无缘无故消失,景同伤心了好久,后来我安排他进爸的公司上班,他才慢慢把注意力转到工作上。”

会议室只有她们两个人,左晴雪虽然依旧戴着面具,却刻意压低声音,一双美眸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左欣欣的反应。

她就是要看左欣欣难受,尤其是恨不过又不能动她的样子。

这五年内,她巴不得左欣欣死在国外,永远不要回来。

闻言,左欣欣咬牙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跟你没关系?”左晴雪轻笑出声,“我的傻妹妹,你当初不辞而别,对他来说,可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一提起这个,左欣欣就觉得浑身不舒服,甚至反胃恶心。

她想大声斥责,可又害怕左晴雪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一旦宣扬出去,她就会被无数人唾弃,不但丢了工作,甚至连两个孩子都会受到伤害。

想到这,左欣欣深吸了一口气:“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

“情人分手,藕断丝连,这不是很正常吗?”左晴雪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然后缓缓起身。

“还有,听说那个男人想见你,你如果能嫁过去,爸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你也不用躲躲藏藏,岂不是皆大欢喜?”

反正左欣欣不知道真相,左晴雪索性随口胡诌。

说话之际,她来到左欣欣面前,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庞浮现戏谑讥讽的笑容。

“你到底想说什么?”

左欣欣拼命忍住动手的冲动。

竟然让她嫁给那个男人,还不如让她去死!

而看着左欣欣气得发抖的样子,左晴雪心中一阵爽快。

听说江煜城去和宋夫人谈合作那天带了左欣欣去,凭她对江煜城的了解,他绝不可能主动要求。

要知道,这五年来,左晴雪有时会作为女伴,陪江煜城出入一些场合。

但只有涉及到商业合作,江煜城是绝对不会同意她去的。

有一次她态度强硬,江煜城竟因此整整一个月没有见她。

从那之后,左晴雪再也不敢提这茬,本本分分做一个女伴该做的事情。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江煜城居然会带左欣欣去,而且还是那么重要的合作。

所以,一定是左欣欣死缠烂打,耍了手段,江煜城才不得不答应下来。

她替煜城哥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对?

想到这,左晴雪眉眼微动,话锋一转:“相信你也听说了,我跟煜城哥的感情很好,而且,煜城哥最讨厌私生活混乱的女人,要是不想自己做过的那些丑事公之于众,你最好离他远点!”

闻言,左欣欣先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她话里的意思。

左欣欣顿时觉得左晴雪太不可理喻。

她真当江煜城是个香饽饽,谁见了都要抢?

那个言而无信翻脸不认人的家伙,她巴不得离他远一点。

想到这,左欣欣冷笑一声。

“你笑什么?”

左晴雪皱起眉头。

这个女人疯了吗?

竟然还笑得出来。

左欣欣深吸一口气,直视着左晴雪,一字一句道:“你的煜城哥,我不稀罕,而且,我很忙,没空跟你们纠缠。”

她现在才发现,这两个人一个人面兽心,一个一毛不拔,怪不得会走到一块。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她会喜欢江煜城那个言而无信的周扒皮?

简直是笑话。

“左欣欣,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是我发现你还对煜城哥纠缠不休,就别怪我不客气!”

看她态度强硬,左晴雪意外地挑了挑眉,只当左欣欣是害怕那些肮脏的事暴露出去,会让她身败名裂,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便也放下心来。

毕竟左欣欣现在什么都不是,还要靠这份工作勉强生活呢。

她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撇了撇嘴:“衣服勉强可以,不过两件都要手工制作,生日会之前必须做好,还有……”

文章内容不代表泡萝文学网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uliou.net/kc/2020/c9nGUh0rMGhZ.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