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快穿文

宠妻总裁坏透了完整版,乡村风流韵事

锦葵觉得,要是她年龄大了,肯定容易失眠吧,脑子里总是天马行空地想些有的没的。

看今天君少枫接电话的表情,恐怕是他家人遭遇了什么事情。

锦葵转念一样,对自己“呸”了几声,觉得这样想很不吉利。

锦葵思来想去,大了个电话给她妈,告诉她明天她回家了。

黄妈妈没有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反过来说了一句:“总算舍得回来了吗?”

锦葵感觉自己给她打电话有些自讨苦吃。

锦葵从床上爬下来,简单收拾了一点行李,想起笔记本电脑还在宣传部的工作室,这个时间点又有些晚了,虽然她晚饭还没吃,也不想吃。

锦葵干脆又回到床上,把风扇开到轰隆隆响,蒙头大睡。

清晨起来,锦葵似乎感觉心里失落了什么事情。前几天精力满满的日子不复存在。

肚子“咕——”地响了一声,有些饿了。锦葵起来去饭堂买了个1块钱的肉包子,一边吃一边走路去学活。

暑假的学活里依旧空荡荡的。

君少枫昨天走得那么急,今天是不可能来的吧。

锦葵拧了拧工作室的门,果然锁得紧紧的。

用钥匙把门打开,锦葵把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合上收好。

昨天君少枫突如其来说带她去看家具博览会,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电脑还没关。

学活的晚上是断电的,经过了一夜,笔记本电脑早已没有了电。

锦葵不知道君少枫还会不会回来,反正她要回家了,于是过去部长的位置捋一捋桌面上的东西。

那本《你一定爱读的极简史》中央,好像夹着一张纸片。

锦葵原想着把它抽出来叠整齐,没想到看到了一首诗。

诗的标题是《你》。

那处低墙,柴扉半掩人相望。

皎月流光,夜空下有你的浅唱。

天妒红妆,却被惆怅赋予凄凉。

回廊独坐,不愿离殇。

没有署名,但明显是君少枫的字迹。

锦葵看了一遍又一遍,甚至读出了声音,然后不知不觉间,眼角处滑下一滴热泪。

锦葵抬起手背擦了擦眼角。

她记得,她问过君少枫为什么不自己写文了。

君少枫的答案是,写不出来。

可这明明就写得很好,一如那首《红枫》,扣人心弦,让锦葵内心发颤。

锦葵把纸片夹回书中,她想把它放回原位,无奈不知道原本夹在第几页之间。

这首诗让锦葵确定了一件事,她果然喜欢君少枫,喜欢他的文字,喜欢他内心的那个不愿示于人前的他。

锦葵不知道是什么让君少枫用暴躁把自己武装起来?她忽然也不太想知道了。

锦葵夹着笔记本电脑,锁门骑车回宿舍,把电脑塞进背包,提起昨日收拾好的行李,直奔校门。

她一刻也不想在学校里停留了,她急于找一个有人的地方,好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锦葵的家距离N大不算特别的远,在一个省内,位于不同的城市里。

锦葵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再转两趟公交车,才回到那个城市与农村交界的边缘小镇。他们的户口性质不是城市也不是农村,属于居民户口。

她每次填资料都要纠结一下自己属于什么,毕竟大多数时候,资料上只有那两个选项。

锦葵回到家里,就没有时间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了。

锦葵的家是爷爷奶奶留下的独幢房子,她的爷爷奶奶已经不在,现在房产证上的名字是锦葵她爸的,可是二叔和三叔两家人还住在她们家里,每家各占一层。

虽说大家看着像各过各的,因为表面上几家人的关系都还算过得去,所以经常还是一起吃饭,或者孩子们一起吃饭。

因此锦葵家里现在有一堆的弟弟妹妹,偏偏她又是最大的一个,她自己的亲弟弟已经上高中。

这几年还好些,锦葵小些的时候,家里简直就是“长姐为母”的状态。

奇怪的是,锦葵跟那些弟弟妹妹都不亲,却跟大姨那边的秦望很亲。

也许是因为当姐姐当久了,可以作为妹妹,有人管着,有人护着挺好的吧。

秦望听说锦葵回家了,骑着她爸的电动车就过来了。

两个年龄小些的马上奔过去抱大腿,奶声奶气地喊着“大表姐”。

“一边去!”秦望有些不耐烦,“我找你们姐姐有事。”

“过来过来。”二伯的大女儿把他们领走了。

秦望进屋寒暄了一转,把锦葵拉到屋后,坐在塘基上,脱掉拖鞋,把脚伸进鱼塘里,来回踢着水。

锦葵失笑:“学校里谁想得到靠山一般的秦师姐居然有这样一面。”

“鱼疗!鱼疗你懂不懂。多少人花钱去店里让小鱼吃脚,你家有这个免费又天然的地方,不用白不用。”

锦葵跟着坐下。这塘里养的都是小鱼苗,小到肉眼几乎分不清的时候放下去,吃的是饲料粉,慢慢长到四五厘米左右就捞起来,卖给别人喂鱼。

所以也可以说,这不是一塘的鱼,这是一塘的鱼饲料。

锦葵的脚刚伸进去就好多不知人间悲观事的小鱼苗游过来,围着锦葵的脚转,锦葵觉得有些痒,脸上浮起了笑意。

“总算笑了。”秦望在水下用脚趾撩了撩锦葵的小腿,“是不是君少枫发生什么事了?”

“诶?!你又知道?”锦葵讶异。

“你的那群弟妹都不让你觉得烦,能让你徒增烦恼的还有谁?”秦望一副心中了然的姿态。

“这两周我和他一起把部门招新的资料和他退部的资料都整理好了,又选了一些稿子。原本还好吧,昨天他突然接了个电话,脸色大变,然后就走了。”

“去哪了?”

“呃……我怎么知道?”

“你就不跟去看看?反正你也没啥事。”

锦葵转过头看向秦望:“好像你是不同意我追他的吧。”

秦望顿了一秒:“是。可是你有真追吗?”

锦葵语塞。

“我问过一些人,君少枫背后简直是一个迷。”

锦葵一愣:“怎么说?”

“据说这几年倒追他的女生并不是没有,但不见他答应过谁?有人告诉我,他大一的时候说过他有喜欢的人,那段时间,简直是一个大才子,除了校报校刊,还经常在一些别的杂志发表文章。”

“嗯……”

秦望说的锦葵隐约知道。

旧的校报校刊部门工作室里有样刊,君少枫大一时候的那些,锦葵全都看完了。那时候文字里的君少枫,可谓意气风发。

锦葵也听学生会内一些师兄师姐说过,虽然那阵子君少枫一副清高的样子,但为人比现在要和蔼得多。

秦望观察着锦葵的表情,见她没什么不妥:“可没有人见过他说的女生。他在班里也没几个特别亲的好友。”

“我知道了,谢谢姐。”锦葵明白秦望在安慰她。

秦望沉吟了一阵:“你一头扎进去了我们都有眼见,只不过无论怎样,都不想你因此受到伤害。”

“哈哈哈,我明白的。”

“还笑。你个没心没肺的!”秦望伸手痒痒锦葵。

算不算没心没肺,锦葵并不知道。她只想随自己的心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追随自己想追随的人。

锦葵放假在家醒着的时间都在忙,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临睡前,她会想想,君少枫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

可因为担心会打扰到他,她依旧没有主动去联系他。

除了跟秦望去看过一场电影,逛过一次街以外,锦葵更多的时间在家里负责带弟弟妹妹,做饭做家务。

在锦葵以为她的暑假就这样默默地过半的时候,凌霄发来一条消息:你在学校?

锦葵莫名其妙:没有,回家了。

……

石沉大海,锦葵已经习惯了凌霄的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继续洗她的衣服。

忽然手机又发出“咚”的一声,屏幕上弹出“L.X.:[视频]”。

锦葵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水,捏起手机解锁。

视频内容让锦葵愣了好一阵。

挖掘机的桩头贴着旧行政楼的青砖,“突突突突”地响,没几秒,轰隆的一下,整堵墙倒了,那大丛的凌霄花跟着排山倒海似的往下退,最终被压在瓦砾底下,露出一点点的火红。

锦葵心中一抽。那“轰隆”的一声,仿佛要把她的心敲碎。

凌霄又发来一个视频,旧行政楼已成一片废墟。

锦葵对着手机发愣的时候,两个小的冲过来,一个抱着她的腿,一个举高手伸向她:“大姐姐,我要看手机。”“大姐姐,我也要看。”

锦葵难得地产生了一丝的不耐烦,对正在写作业的弟弟说:“阿弟,我有事出去一会。”

锦葵摆脱了那两双小手,开门出去径直走到街角的位置才停下,拿出手机拨通了凌霄的号码。

“凌霄,旧行政楼正在拆着?你在现场?”

“嗯。”

“现在什么状况了?”

“还好。”

“……”还好?不过,锦葵好想现在就回去看一看。

“照片一会发你。”

锦葵愣了愣:“好的,谢谢。”

“……”

“凌霄,你不回家吗?”

“不回。”

“为什么?”

“嗯。”

嗯的意思是不想说了,锦葵也不纠结:“那……我先挂了,谢谢你。”

“……嗯。”